首页 > 八卦 > 正文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

日期:2019-03-15 15:10: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663
文丨大静回归到作品层面上,呈现的却是全然不同的景象—尽管“流量”们打榜成绩喜人,但突破粉丝圈层的作品仍然缺失,能形成传唱度的,反而是短平台上意外走红的“学猫叫”们,但这部分爆款的“含金量”却很难获得主

文丨大静

回归到作品层面上,呈现的却是全然不同的景象—尽管“流量”们打榜成绩喜人,但突破粉丝圈层的作品仍然缺失,能形成传唱度的,反而是短平台上意外走红的“学猫叫”们,但这部分爆款的“含金量”却很难获得主流市场认可。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图1)

“外围”跃进、“内核”倒退,换句话说,华语金曲,仍停留在“老炮老歌”的时代。

赛制:残忍中暗含温情;舞美:颠覆传统、促进“共鸣”

这就是的自我定位是“首档互联网音乐人竞技成长秀”旨在召唤中国力量的汇集,激扬音乐人心底猛兽般的欲望,“心有猛兽,蓬勃而出”针对这种宏大意图,节目如何完整、高效地呈现?

精细化、标准化的前期工作打通了第一道关卡。节目组历时6个月,地毯式搜寻到来自全球华人地区的上万首作品,并据此锁定了105组“唱作人”在音乐“猛兽榜”上进行为期7天的打榜,前10名直通“抢位赛”另95人则争夺40个名额,直至诞生50组“猛兽”—一连串惊险刺激的数字背后,节目的戏剧性和冲突感喷薄而出。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图2)

淘汰,是音乐节目中永恒的命题。原因不难解释,观众精力有限,更愿意把时间花费在高质高量的作品和音乐人身上。这种残酷事实恰恰构成了《这就是》的开场,105组唱作人悉数站在场中间,榜单排名前十被宣布后,其余选手就地淘汰,一秒进入“求生”模式—接受捕手“拯救”以及准备被拒绝后的转场,说唱组合Round-2甚至在第一期节目中转场三次,四次演绎了同一个作品。

这种直截了当的淘汰方式,在任何其他细分综艺中都极易引发选手之间、选手与导师之间的冲突,引发观众的负面观感。然而流淌在音乐里的温情和纯粹,却戏剧性地中和了这种“残忍赛制”反倒将歌手们的自我突破、生存不易、为热爱全力以赴的状态勾勒出来。

360°沉浸式舞美设计构建了《这就是》的视觉语言,舞台中央的火山映射了音乐人呼之欲出的表达欲,围绕火山设置的三块竞选区侧面激发了竞技气氛,同时颠覆了“导师排排坐、选手孤军作战、对手们隔空观战”的既往传统,让导师与选手共处同一空间,给予双方平等对话权。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图3)

而与“心有猛兽”相呼应的,是舞台上造型各异的野兽形象。对音乐人而言,环境、氛围、同类间的“共鸣”都对创作灵感和临场发挥有着莫大意义。从舞美上,不难窥见制作方的用心。

导师图谱: 成熟期音乐人样本;选手群像: 戏精、雷鬼各有展示

音乐、舞蹈、演技等竞技类节目层出不穷,“导师”的刻板印象正在形成。在娱乐市场取得的成就使得他们光环加身,能够掌握选手命运,同时拥有绝对的权威性,在节目中承担着专业点评、“流量”担当、制造话题、助推选手等等功能。

这就是似乎给这种环绕在“导师”身上的刻板印象撕开了一道口子。节目中,萧敬腾、陈粒、王嘉尔组成了“捕手”一方面,他们看似“新生代”的外表下,有着“老炮”的音乐历程,萧敬腾出道已满12年、王嘉尔出道8年、陈粒出道7年,分别在流行摇滚、潮流及国际化元素、小众群体中拥有各自的忠实簇拥,专业性毋庸置疑;另一方面,相较于中国好歌曲中刘欢、周华健、杨坤、蔡健雅、羽泉等导师形象,年轻化、自带流量、业务能力出色的“捕手”显然更符合网络时代的受众喜好。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图4)

同时,这三名“捕手”本身也是成熟期歌手的样本,他们的经历、理念、甚至是“瑕疵”都构成了节目“故事性”的一部分。

作为以练习生出道的韩流爱豆,王嘉尔对音乐人的选拔侧重在舞台表现力上,甚至愿意为让他“起鸡皮疙瘩”的唱作人奔走“求”名额,聚精会神的“嘉尔蹲”主动与选手互动也体现了其爱豆涵养;一直备受小众追捧、形象高冷的陈粒,在节目中数度被选手打动落泪,尤其是“晚安”“夜”等关键词出现时,这种“情不自禁”更为频繁,不难看出其作为民谣女歌手“熬”过来的不易。

萧敬腾则成为第一期节目的最大亮点,他对“音乐性”有着近乎严苛的标准,并能无“包袱”地评价选手的表现。在印子月演唱完《嗜睡症女孩》后,萧敬腾表示虽然混音、伴奏各方面表现专业,但并不能接收到歌曲的情感,印子月对此不认同,萧敬腾反问“你听过我(乐团)的歌么,我不在乎你有没有听过我的歌,你也不能要求我一定要理解你的作品,那是一瞬间的打动,那瞬间你没有打动我,就等于我的狮子合唱团瞬间没有打动你一样。”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图5)

在选手层面,《这就是》网罗的“流派”可谓多元:从曾获得过金曲奖的雷鬼唱作人Matzka、“南拳妈妈”主唱梁心颐、音乐三巨头之一徐浪、“超女”刘力扬等“专业”选手,到“戏精”邓见超、印子月、雨锟等新人选手,甚至是徐徐若枫、抖音爆款《学猫叫》原唱小峰峰等争议选手,都悉数登场。

这种丰富性和多元性,构成了初期音乐歌手的群像,他们带来了说唱、民谣、雷鬼、电子音乐等各种音乐类型的作品,虽还稚嫩,却也“猖獗”正如《这就是》导演吴群达所说:“这种猖獗是者所有的”“也许外貌很平凡很搞笑,甚至有点戏精,可是他们有一颗不肯墨守陈规的心。”

隐藏在《这就是》中的思考、启示及开放性命题

这就是对内地市场的解构,不仅停留在选手和导师之间、停留在作品和流派之间,更隐藏在那些“一笔带过”极为克制的剪辑语言中。

这种看似轻松的细节呈现,实则揭开了音乐市场的沉重命题,也更凸显了节目的价值—挖掘榜单外的“遗珠”正是节目的使命。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图6)

此外,节目也借“捕手”视角表达了音乐市场需要思考的两大现状,其一是“小清新”泛滥,音乐歌手、音乐作品陷入了新的千篇一律中,而标准绝非一把吉他、一副陈绮贞式的嗓子或者一口苏运莹式的唱腔;其二是“动机”与音乐性的开放性讨论。对萧敬腾而言,音乐本质远大于动机、背景和故事部分,他杜绝一切“剧透”对陈粒而言,故事演绎和背景描述反而增加了对作品情感的理解,她乐于倾听。这种导师间标准的差异,又何尝不是观众口味的分水岭。

创作型音综大战打响,《这就是原创》带来哪些思考及开放性命题?(图7)

不可否认的是,《这就是》数十首作品的一次性“轰炸”极大地降低了观众对优秀作品的敏锐程度,能被大面积传唱的作品暂未出现,而选秀节目对音乐人的过度“透支”也造成了入选唱作人专业水准上的良莠不齐。此外,节目仍试图以争议性选手拉动话题热度,这种“老套路”已经很难打动身经百战的观众,从社交媒体的反应来看,节目“声量”离爆款仍有不小距离。但结合节目架构和理念传达,笔者仍认为,这档节目能为今年创作型音综的爆发开个好头。

作为继《这就是街舞》《这就是灌篮》《这就是铁甲》后优酷“这就是”系列的又一力作,《这就是》对准的领域或许并不如此前新锐,但无疑更富冲击力,更适合大众观赏,同时更具备性。而纵观整个市场,不难发现,如何淡化对粉丝经济的迎合、保持对青年文化的观察与敬畏,仍是当下最实用的综艺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选手

t]1.由多人挑选出来的能手。2.指能手,老手。从众多人员中选出的能手。

节目

节目文艺演出或电台、电视台播送的项目。1.树木枝干交接的地方称之“节”,树木纹理纠结不顺的地方称之为“目”。2.指竹节。3.关键。4.条目;项目。5.特指文艺演出或广播电台、电视台播送的项目。6.程序。7.犹枝节,麻烦。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论
  • helloboy4
    helloboy4
    你的兴趣爱好,篮球最佳、羽毛球、足球、品乓球其次,看电影、听歌等慎重
    2019-03-18 11:04 45
  • 爽爽的日子
    爽爽的日子
    支付宝15亿红包大战又火了,微信支付为何不玩红包大战了?
    2019-03-11 14:50 3
  •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