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

日期:2019-06-14 20:27: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2
3月9日,早饭后告别大寨,走天黎高速前往大汖。这条线是山西“三纵十二横”路网里的东纵,几乎是在太行山脊上奔跑,车少得半天不见一辆,服务区冷清得瘆人。虽然时令不到,高速两边的草木尚枯,但可以想见金秋该是

3月9日,早饭后告别大寨,走天黎高速前往大汖。这条线是山西“三纵十二横”路网里的东纵,几乎是在太行山脊上奔跑,车少得半天不见一辆,服务区冷清得瘆人。虽然时令不到,高速两边的草木尚枯,但可以想见金秋该是多么喜人。“秋天再去一趟大寨吧,还走这条路,肯定很美。”

车进盂县,拐入345省道没多久,一座气派的“大汖古村原生态景区”大门赫然矗立。不用说,买票!而且,车也不让往村里开,必须乘景区的观光车。可没几个游客呀,还得等。等了半天也没凑几人,车才七扭八拐地进了沟。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

没几公里,就是停车场,游客要走步道进村。没想到这一走,还真够远够高,“咱就当来爬山健身吧,慢慢走!”

大汖是个村名,汖字好写不好认,现代汉语字典里是没有这个字的,康熙字典里才有。字典读pìn去声,但此处读chang,而当地人一般读ce,也有方言读can。不过,我问路时,一说“大厂”那警察就懂了,很热情地给我们解了错路之困。

之所以走进这里,也是因为大汖村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录。该村有着1500多年的历史,是迄今盂县现存最古老的村落。据说,村子是北魏时期建的,与云冈石窟同年,“这可要好好看看!”

顺着山谷里的步道一直攀登,半途遇到一处冰瀑正在消融。“汖,就是上山下水,水从山上流下来正是瀑布呀。”而且,不只一处,接连三叠,真有些“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意思。都阳春三月了,这深山里还冰雪天地呢。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

走上崖头,先是几棵老松,再是几座旧庙。庙与松,都如虬龙般耸立而苍老。小小村落,竟有土地庙、关帝庙、观音庙,还有镇山大王庙和飞仙庙,显示着这里原始信仰的多神性。甚至,在小庙的一侧的路边崖壁上,有个大大的“女”字,乃天然岩脉生就,可谓奇观。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3)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4)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5)

沿着崎岖的山路,踩着斑驳的石面,终于走进了神秘的大汖村。这里保留了饱经风雨的古民居,顺坡而上,逐层叠加,参差错落,高达十四层之多,即专家所称的“立体交融式”乡土建筑。又因为依山而建的格局颇具藏族风情,最高处的房子海拔近千米,还被戏谑为“山里的布达拉宫”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6)

这里的房子分为平房、窑洞、楼房、楼窑混合等四种类型,庭院、居室、谷仓、牲圈一应俱全。这种黄黏土、石头和木头为主要建材盖起来的屋子,经济实惠、冬暖夏凉。而且,近看造型美观,远观层层叠叠,画面天成。家家户户由弯曲和深浅不一的小巷相连,幽静、安谧。有的还是二层阁楼,甚至是三层石楼,更使得整个建筑群高低错落、鳞次栉比,浑然有序的画面,生动而质朴,令人品味良久。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7)

据说,大汖的先人有几个不同版本,比较认可的是马姓,这有考古成果的支持。一个祖籍南方的朝廷大臣,为避灾祸躲进这座大山,修筑起家园。但是,后来若干年里村子还是空寂下来。我想,大山与世隔绝、生活不便应该是主因吧。元末明初,“有韩家三兄弟从洪洞来到盂县,定居沙湖滩村。现在的韩姓居民是从沙湖滩村搬过来的,至今传到了十三辈,三百余年。”今天的大汖,除了嫁进来的媳妇,村民都姓韩。

按说,都传了十三辈,该是个多么庞大的家族呀!可是,目前的大汖村只有十几口人生活,年龄最大的九十来岁,最小的也五十多,可以说严重的老龄化。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8)

可以肯定,这里当年也曾经人丁兴旺红火过。但是,生存条件恶劣,尤其是战争环境残酷,导致大汖的人口流失。“抗战时期,这里曾作为八路军的粮库和军火库,发生过激烈的保卫战。1943年8月10日夜晚,300多名日伪军悄悄进村,进行惨无人道的。”建国后,大汖得以发展。“上世纪50年代,大汖还有住户80余家、360余人。那时的村子称得上是一个小社会,学校、供销社一应俱全。”据说,那时候“戏班都有两套,一套是老年人的北路梆子,一套是年轻人的中路梆子。”“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受洪涝灾害影响,绝大多数村民都各寻出路,迁往别处。”

一进街道,几位老人坐在门口晒太阳闲聊。大概一见我的穿着就知道是城里来的,马上有位大娘拉着进她家门,“玉米糕,好吃,不贵!”本来在村南侧的山梁上观村貌时曾坐在台阶上小憩吃了些零食,还不饿,但人家这么热情,掏钱吧!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9)

“光主食没菜也不行呀?”大娘说,“去西院,我孙子他们开农家乐。”我有点懵,“不是说这村穷得连个商店都没有吗?”

果然,西院虽是柴门,但有正房三间和东西配房,院里置三张桌子,正有两妇女和一小孩儿吃着。于是,咱也落坐,开始点菜。等饭菜期间,我看小院里有些陈设有点意思,便拉开架势拍了几张。那先吃的两位妇女饭后歇着聊天,原来她们是阳泉来玩的。那年轻的说,“姐唱戏可好呢!”她指的是上点岁数的那位。大概那姐磨不开面儿,忙挥手说唱不好。或许,她们看这长枪短炮的,当我们当记者了吧。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0)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1)

饭后接着逛村子,主要目标是老人老树老屋子老物件儿。但老人太少了,难得遇上一个。不过,可以看出这里的老人并没多少贫困的沮丧,脸上反而洋溢着平静与自足甚至是幸福的神情。纯朴、悠闲,与世无争,怎样不是一辈子啊?我竟然有点儿心动。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2)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3)

大汖是个石头的世界,但还是有几棵树的。大山里春晚,此时的树冠还一派萧条。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4)

这里的屋子不用打夯不用地基就能屹立几百年,但树不能无根,而那庞大的根系竟是钻在石头缝里的。这棵松树真有老的,歪歪斜斜地遮蔽着那摇摇欲坠的老房子,好像累得快要倒了,但就是不弯腰。而村南的一棵老槐树更大,“树干三个也合抱不住,树龄少说也有五百年,”据说,当年鬼子来这里烧杀抢掠,还烧毁了很多民居,但村口这棵老槐树却没被烧死,还是枝繁叶茂,春发芽、夏生荫、秋落叶、冬覆雪,庇护着大汖的村民。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5)

在大梁江,遇到一位石家庄的摄友,他说大汖他拍过,破烂得很,没什么意思。可眼下,我感觉这些老树与老房子却很有光泽很有质感很有魅力很有品味,恨不得把村子的每个方位都扫到,把每个角落都转到,把每一栋房子老拍到,把每一处细节都留存下来,供老来玩味。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6)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7)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8)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19)

这是一个破败的世界,夹杂着雾霾的光线还算得上明媚。但一切都在写着两个字,“老”与“朽”甚至,我看到那黄色的石头也如那黄黏土一般失了刚性与硬度,一片片一丝丝地剥落着粉末。这正是时光的杰作,谁也无法抗拒。这也是历史的魅力,领略便有意义。不过,这里也有了修缮的影子。如果,修缮是为了延长历史的生命还可以庆幸,但如果是为了那就是道具,于历史是最大的败笔。还好,只是初期。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0)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1)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2)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3)

这是一个无声的世界,静寂得时光倒流。就连一只猫的偷窥,一只狗的追随,一只鸡的墙上独立,都是悄无声息。可是,我分明听到有微风吹拂,甚至是亲切的母语和不老的乡情掠耳,丝丝入心。还有,啄食岁月的沧桑也在吟咏,生命与灵魂放逐自然的诗韵。此时,突然传来高亢的山西地方戏唱腔,激越而悠远,但叫不上名字。我想,该是那午饭后上村南山梁上观景的两妇女中年长些的那位唱的。“别说,这唱得还真有功力。”虽然,唱腔打破了山里和村里的寂静,但给大汖平添了动律和活力,还有唱腔里那份悠扬的苍凉更给眼下的大汖作了适到好处的注释。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4)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5)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6)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7)

大汖,是个有味道的地方,苦辣酸甜全都有,那是山水酿的酒…

大汖的味道(走进太行15)(图28)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味道

《味道》是由黄国伦作曲,姚谦作词,辛晓琪演唱的歌曲,作为同名主打曲收录在辛晓琪1994年发行的专辑《味道》中。辛晓琪凭借《味道》在1994年获得香港商业电台中文原创歌曲奖。

走进

《走进》,是诗人兰超的一首诗作。兰超,性别,男,著名青年诗人,主要的诗歌成就是具有中国“诗歌王子,心语作家”之称,,一颗闪耀的明星。《走进》,诗人以异域新诗歌概念把东西方诗歌融合,将自然与异域、精灵、魔法、玄幻结合。仿佛东方网络小说中的废柴流,将一个不懂得爱情,生活的小子,遇到美女的过程,或者是王者的形象与真爱美女,以变幻多样,丰富感染的情怀,《走进》是把音乐美与生命美体现完美的新诗歌。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