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疫情已经得到极大的缓解,在救治缺氧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时

日期:2020-03-25 09:23:4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91
央广网武汉3月24日(记者孙冰洁)暂停呼吸机、切开气管前壁、将气管插管退到气管切开口上方、气切套管置入气管、连接呼吸机并开机…在救治缺氧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时,医生们必须在1分钟内完成上述一系列复杂且风

央广网武汉3月24日(记者孙冰洁)暂停呼吸机、切开气管前壁、将气管插管退到气管切开口上方、气切套管置入气管、连接呼吸机并开机…在救治缺氧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时,医生们必须在1分钟内完成上述一系列复杂且风险极高的操作。

缺氧是新冠肺炎患者病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说气管插管是为呼吸衰竭患者博一线生机,气管切开就是为长期插管的危重症患者脱离呼吸机争取最后的希望。

“为了应对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气管切开需求,武汉同济医院成立了一个由20人组成的断后队伍—气管切开应急小分队以下简称“气切小分队”。”据小分队负责人、同济医院耳鼻咽喉科主任陆翔介绍,“自小分队成立以来,已经为9名危重症患者实施床边气管切开手术,其中3位患者顺利脱机。”

武汉的疫情已经得到极大的缓解,在救治缺氧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时(图1)

“气切小分队”正在为患者实施气管切开手术(同济医院供图)

只要有希望 就要搏一搏

气管切开手术是帮助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脱离有创呼吸机支持的最后一张王牌。手术过程中,为防止病毒飞沫和气溶胶的污染,医生必须暂停病人的呼吸机,而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体质差,无法耐受长时间缺氧,这就意味着留给小分队队员的时间要以秒来计算。

55岁的刘英(化名)是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ICU的一名重症患者。2月5日,因为呼吸衰竭,医生给她气管插管上了呼吸机,20多天艰难过去,刘英的病情并没有明显好转,期间甚至还出现了一次心跳骤停。

“气管插管管子较长,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多且粘稠,时间长了容易形成痰痂堵塞管道,呼吸机给的气过不去,患者呼吸就不通畅。”气切小分队队员、同济医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医师张心浩告诉记者,像刘英这样气管插管超过2周以上的患者,下呼吸道的分泌物不仅不容易清除,而且会加重肺部感染。这种情况下实施气管切开手术后,会方便气道,吸出下呼吸道的痰液,改善肺部气体交换状况,从而有助于患者恢复肺功能,为其脱离呼吸机支持,自主呼吸争取机会。

经过与负责ICU的北京协和医院援助湖北团队会诊,3月2日,张心浩与同事龙小博为刘英实施了气管切开手术。

气管切开手术在平时并不困难,但在疫情中,每一次手术对医护人员都是生死考验。患者气管被切开的一瞬间,会有大量分泌物气溶胶喷出,有极高传染性的病毒气溶胶甚至会溅到医生的面罩上。

穿好防护服,戴好护目镜,套好沉甸甸的正压头罩。手术开始前,张心浩和龙小博一一穿戴好这些笨重的装备,虽说是自身防护的必要保障,但因行动不便也增加了操作手术的难度。手术时,他们需要克服三层手套对触觉的削减,以及头套内升腾的水蒸气对视野的阻碍。

局部麻醉、切开皮肤、暴露气管前壁、将气管切开,把气管套管顺利地置入患者气管内…在两人默契地配合下,整个操作迅速精准、干脆利落,患者气道里的分泌物也没有外溅。手术过程中,看着刘英血氧饱和度攀升至90%以上,生命体征平稳,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术后第4天,医生们查房时欣喜地发现刘英在听到声音后睁开了眼睛,术后恢复良好。目前,她已脱离呼吸机的支持,转到普通病房。

如何打好最后一张牌

在新冠肺炎重症与危重症患者中,有许多具有心脑血管基础疾病的老年人。其中,脑梗患者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无法自己排痰,一旦使用呼吸机时间过长,下呼吸道分泌物潴留就会导致呼吸衰竭。

同时,长期的经口腔气管插管,也让患者十分痛苦。

这意味着有异物持续通过声门放入气管内,类似于喝水呛到的感觉,大多数患者需要持续使用镇静药。此外,由于口腔内有气管插管,患者无法正常进食,也不方便进行口腔清洁,极易滋生细菌,导致舌、唇等部位溃烂、感染。

“就像是天平的两端,如何使病人在获得最好救治的同时将风险降到最低,是医生们需要权衡的。”陆翔告诉记者,对于气管插管超过两周或者脑梗的患者,一般需要尽早实施气管切开手术。但做手术就会有创口,需要拿捏什么时间手术最合适,以及危重症患者是否耐受。

对刘英进行气管切开手术的当天,同济医院ICU里另外两位危重症患者也接受了气管切开手术。两人都是65岁以上的高龄患者,除了感染新冠肺炎外,还合并有脑梗等基础疾病,但在实施手术后,患者下呼吸道排痰困难等问题均得到明显改善。

时至今日,武汉的疫情已经得到极大的缓解。3月23日,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在当日的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表示,关闭离汉通道满2个月,湖北连续5天没有新增病例。

但没有新增确诊病例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在武汉,仍有数千名确诊患者尚在治疗中,其中重症病例1527例(截至23日24时)这意味着气切小分队的工作远没有结束,他们还需要奋战在前线,守护好重症及危重症患者。

武汉的疫情已经得到极大的缓解,在救治缺氧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时(图2)

气切小分队队员、武汉同济医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医师张心浩(同济医院供图)

“今天的手术很成功。”

“两位患者渡过危机以后,原有基础疾病致使一时不能拔气管插管而做气管切开术。”

“第三例是新冠肺炎插管时间过久必须手术,延缓了患者生命,证明所谓自限性疾病也需要强化治疗。”

为了提高气管切开手术成功率,减少并发症,在气切小分队的群里,每天队员们都会及时就遇到的问题和体会进行讨论。从止血方法、伤口缝合,患者咳嗽次数,到患者适应症、手术方式,事无巨细,一项一项地进行复盘,总结经验。

“上周三,我们队员给一位69岁的老爷爷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希望这是最后一例需要实施气管切开手术的患者,大家能够尽快好起来!”这是张心浩的愿望,也是气切小分队全体队员的心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气管

气管(trachea),呼吸器官的一部分。为后壁略平的圆筒型管状,成年人长约11-13厘米。上端平第六颈椎下缘,与环状软骨相连,向下至第四,五胸椎体(相当胸骨角平面)交界处,分左右主支气管。分叉处称为气管杈。气管主要由14-16个半环状软骨构成,有弹性,软骨为“C”字形的软骨环,缺口向后,各软骨环以韧带连接起来,环后方缺口处由平滑肌和致密结缔组织连接,保持了持续张开状态。左主支气管长,细,较水平。右主支气管较短,粗,较垂直,异物容易落入右支气管内。管腔衬以粘膜,表面覆盖纤毛上皮,粘膜分泌的粘液可粘附吸入空气中的灰尘颗粒,纤毛不断向咽部摆动将粘液与灰尘排出,以净化吸入的气体。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